社会学家、著名学者广宇: 从草包支书到黄吉凤事件

  • A+
所属分类:资讯热点

 

日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表评论文章称,从大连的“王主任”到济源“掌掴书记”,再到如今毕节“草包支书”,提醒着广大党员干部,用权莫任性,“官威”耍不得。

毕节草包支书事件引发热议的同时,另一个事件又浮出水面。

2019年9月4日,在贵州省金沙县殡仪馆,黄吉凤女士在父亲葬礼现场,就在父亲遗体刚刚推进火化间时,三名毕节警察开着警车跨县来到金沙,将泪流满面、披麻戴孝的黄吉凤堵在卫生间门口,将黄吉凤押上警车后,将其押到一百多公里的毕节市大方县公安局,以至于黄吉凤未能送别父亲最后一程。

真是“好事成双”,两件事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毕节警察的“闪电拘捕”,任女士在贵阳的家里,黄吉凤是在父亲葬礼现场。

任女士毕节行政拘留3日。

2020年12月14日,任女士向毕节市公安局提出行政复议,毕节市公安局于2020年12月17日向区公安局下发了复议通知书。

40天以后的2021年1月26日晚,毕节市公安局紧急下发撤销对任女士的相关行政处罚决定并开展调查,目前,毕节市公安局还未公布调查结果。

但是黄吉凤就没那么好运了,穿着孝服的她被大方县公安局拘留了十六天。

十六天后,检查机关认为警方提供的犯罪证据“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批捕。其后在长达取保候审长达一年的时间里,警方还是没有侦查到有力的犯罪证据,宣告解除对黄吉凤的取保候审。

任女士被批评某支书为“草包”,这构不成采取强制措施的条件,但被拘留三天,这肯定是不合适的,有关部门紧急撤销对任女士的相关处罚决定是必然的。事情本来该结束了,可偏偏这个“支书”有个当警察的前夫,又使事情引起了群众的猜测。这件事希望尽快有个结论,如果有以情而滥用公权的问题存在,则必须严肃处理。

两起“闪电拘捕”背后的信息,都需要警方更多的信息解读,不能是简单的“一撤了之,一拷了之,一解了之”。

那么黄吉凤的事呢?

黄吉凤是土生土长的毕节市金沙县幸福村人,她父亲在幸福村当地德高望重,担任过幸福村村长多年,父亲年事已高,黄吉凤接过父亲的担子,担任了金沙县幸福村书记十八年,带领村民勤劳致富,修水修路,她在九十年代初,被评为全国农村青年致富标兵,其先后捐资百万,改善当地基础条件,深得当地百姓敬重,她还担任过贵州省人大代表,荣获全国五四青年奖章、省劳模等数十个荣誉。

目前,对于草包支书事件,被闪电跨市拘捕的任女士,毕节警方至今还未宣布调查结果,黄吉凤在解除取保候审进行了投诉,但至今也未有调查结果。

事异必妖,值得注意的是,草包支书背后,有一个警察前夫。

而黄吉凤的背后,有一个神奇的举报人,这里面有什么样的故事呢?

黄吉凤正在与桂兴煤矿的实际控制人赵琨进行解除桂兴煤矿合作协议的民事官司,已历时三年之久,而赵琨正是土生土长的大方人,在当地,赵是桂兴煤矿煤老板的身份可以说广为人知,反转变成举报“桂兴煤矿”越界开采的人,在黄被拘押的16天,却“恰好”错过了与其在毕节市中院的民事诉讼官司的首次开庭。

黄吉凤表示自己正在投资的公司和大方县人赵琨与其姐赵娟(执业律师,纳雍县桂兴煤矿隐形股东)有民事合同官司,早在一个多月前黄吉凤就收到了赵氏姐弟一张大方县公安7月9日的《受案回执》,并到处炫耀式的威胁:“过几天大方县公安会把黄吉凤抓了".......

根据这份《受案回执》表明:

大方人赵琨是在2019年7月9日,向大方县公安局举报“大方县贵州金凤凰公司“涉嫌越界开采,然而,在贵州省的工商注册登记里面根本没有这家公司,且赵琨是在当天举报、当天就被受理,当天就被立案。

黄吉凤投资的公司是“贵州金凤皇”,“凰皇”二字不同,且“贵州金凤皇公司“的注册和经营地为纳雍县,黄吉凤也并非该公司法人和股东。另桂兴煤矿的所在地是在纳雍县,按属地原则也不归大方县公安管辖。另黄吉凤在大方县没有任何公司也没有经营活动。

在这样的属地原则与主体名称错误的“双重瑕疵“下,大方县公安局仍以涉嫌越界开采的名义将黄吉凤拘留,十六天后,大方县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驳回了大方县公安局的批捕申请。黄随即取保候审,一年后解除取保候审,也是一年后,黄吉凤去殡仪馆祭拜了父亲的骨灰,父亲与黄吉凤都是将个人声誉视同生命的人,黄吉凤对着幸福村民的父老乡亲发出誓言,不还自己清白,父亲绝不下葬。

比对黄吉凤在父亲的葬礼上被闪电抓捕,此人应该社会危害性极大,罪大恶极、证据确凿。但是在黄吉凤被拘留十六天后,警方提供的犯罪证据被检查机关认定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予批捕。

再次比对“闪电拘捕”,是漫长的一年的时间里,警方还是没有侦查到“有力的”犯罪证据,因时间到达规定的一年侦查顶格期限,毕节警察解除了黄吉凤的取保候审。

另外,在毕节市,有一件让人瞠目结舌的事情,再次证明赵琨与大方县政法系统有着深厚的渊源。

根据毕节中院的司法文书显示,赵琨作为桂兴煤矿的实际控制人与大方县法官李家连签订了一个900万《桂兴煤矿包干办理解封事项协议书》,此事因李的法官身份在当地引发轰动,作为一个小县城来说,警方如果说不知道其煤老板身份,恐也难以圆说。

从此事是否可以看到能隐约看见,桂兴煤矿的脚下,有着隐形金矿一座,引发各方利益的博弈......

9月4日当晚,黄吉凤被警察要求签署一份大方县公安局只有越界开采结论的“鉴定意见通知书",黄吉凤在大方县警察烤手后仍誓死拒签,至今,黄吉凤都没见到这份鉴定报告。

关于腐败,很多人习惯于“大”,金额不到几个亿,官员不到正部副部,就没有关注的兴致。但治理腐败,必作于细。相对那些巨贪,在基层掌握着权力不起眼的小腐更值得关注,也更有趣味。

回到草包支书事件,一个业主,在一个业主群里吐槽一句“草包支书”,显然不属于“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但是毕节警察偏偏就是大动干戈,派出队伍,远赴4小时车程之外的贵阳,用手铐将业主铐回毕节,并连夜做笔录。

黄吉凤也是如此,在父亲葬礼上被抓,远赴百公里外的大方县,连夜做笔录。16天后,又因证据不足而放人。

对于不具备‘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这一基本要件的,公安机关不得作为公诉案件管辖。

公安部的这个通知还将“严重危害社会秩序和国家利益”的范围明确做了列举,并特别叮嘱:“公安机关在立案前的审查过程中,不得对有关人员和财产采取强制性措施。”虽然这是刑事案件而不是治安案件规定,但国家法律和公安部的态度可以说是很清晰了。

这种超乎寻常,无视上级文件精神和法律规定的积极作为,要说仅仅是“程序违法”,是说不过去的。要查什么呢?

首先,对“越界开采”的认定,应由专业资质的机构作出鉴定,如果有,那么是谁来开采的,当时桂兴煤矿的控制人是谁,现在桂兴煤矿的控制人是谁?黄吉凤到底是投资人,还是实际控制人,如果是实际控制人,那么赵琨以实际控制人身份与大方县法官李家连签订900万解封煤矿的协议又作何解读?法官解封煤矿有没有进行权利转移?赵琨来进行举报的程序及过程有没有进行虚假举报?立案过程没有人“打招呼”?

桂兴煤矿所在地不是大方,即使是指定办案,指定大方是谁批示的?

如果越界开采是事实,那么在这么长的时间里,监管部门是如何监管的,背后有没有保护伞?这些问题均需要更多的信息解读。

正如央视公布的云南孙小果惊天大案,其实也就仅仅是一个普通民警母亲和一个区公安分局副局长继父的公关成果。就是这么两个很普通的、级别并不高的人,通过个人的朋友圈、面子,就可以调动警察、省高院院长、庭长、省领导秘书、监狱管理局政委、12名检察系统人员……

草包支书与黄吉凤案在毕节这样一个小城市,“主流”社会关系的固化。从一个点,可以牵出一个网来。这个网,或许也是一座“煤矿”。我们相信,不论是任女士事件还是黄吉凤事件,都会得到认真深入的调查,会公布公平公正的处理,因为这样的事是不可能“一撤了之,一拷了之,一解了之”。

但是,我们仍然希望有关部门的某些人,在决定是否采取强制措施时,一定要慎之又慎,更不能以情谋私,以权谋私。

针对毕节这两起公共事件,社会学家、著名学者广宇认为:

公安机关既是国家强制力的象征,也是国家强制力的行使者。现代法治原则之下,国家公权力,特别是国家强制力,对公民个人、对公民个人间产生的民事关系或者轻微人身冲突,都保持谦抑之态。谦抑之态,不是示弱的表现,更非无力的外露,而恰是保持威慑,融洽国家与公民、公民与公民之间关系的必要之举。

对于“草包支书”与“黄吉凤”事件,就应该适用于谦仰原则,所谓谦抑,就是有能力做而不做,就是做了必有效力但不做。国家公权力、强制力保持谦抑,是法治的结果,是法治社会的标识之一。行使国家强制力的机关依法自觉地保持谦抑,整个法律体系才更有层次、更具效力,

换言之,即凡是适用其他法律足以抑制某种违法行为,足以保护合法权益时,就不要将其规定为犯罪;凡是适用较轻的制裁方法就足以抑制某种犯罪行为,足以保护合法权益时,就不要规定较重的制裁方法。
因此,警方的执法权不能越权、滥用。此案中,警方跨市抓人、拘留等不当行为,属于对警力、对公权力的滥用,侵犯了群众百姓的合法权益。警察办案,所依之法为国家之法,而不是私人之法,应是公意之法,更不是私意之法。

我们相信毕节警方,对草包支书、黄吉凤事件被无端采取强制措施会做出正确公正的决定,当然这还不够,是不是存在以情滥用公权的问题,才是调查的重点。

毕节近年社会经济发展,成绩斐然,成果来之不易,要格外珍惜,脱贫攻坚胜利到下一步的乡村振兴,随着毕节在全国的影响越来越大,短期内发生两起引起全社会关注的公共事件,也许仍然是偶然的,但一定值得有关部门高度重视,一定要引以为戒,因为良好的法治环境才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首要保障。

我们欣喜地看到,在2月27日,全国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正式启动,这承载着人民群众对安全、公平、正义等的殷切期盼。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作为奋斗目标,从老百姓最期盼的事情做起,从最不满意的地方改起,进一步树立政法机关执法司法为民的良好形象。

附:

广宇简介: 广宇(笔名),男,毕业于北京大学,著名社会学家,著名学者、作家。长期从事政治、经济理论研究并致力于中国社会现状调查工作。“中国社会现状调查报告”总撰稿。出版有专著《中国改革开放史》(上下卷)、《中国社会现状调查报告》、《中国经济史稿》、《矛盾的中国人》、《严重的时刻》,长篇小说《文人末路——柳永纪事》、《第四帝国》,诗集《方向》等。部分著作引起高端决策层重视,并被列为高等院校硕、博士生教材。北京写家文学院特邀驻院作家、客座教授。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